0

她是离经叛道的文学女巫,是莎士比亚、格林兄弟、萨德、爱伦·坡的后裔。在20世纪后半叶的文学殿堂,她是邪典化的存在。她的作品以“禁忌”而闻名,色情、乱伦、变性、雌雄同体……生前不“红”的她,却在死后的第一个早晨,跻身伟大作者之列。

安吉拉·卡特,她的颠覆不止此。在最后一部长篇小说《明智的孩子》中,她那些歪门邪道、自由浪荡的女人们,再次编织女性叛逆之歌,为“错误的这一边”歌唱,为人生狂欢。

豆瓣书店现货发售新版《明智的孩子》,附送5张塔罗牌主题命运卡,限量500份。

明智的孩子

550人评论
[英]安吉拉·卡特 著 / 严韵 译 / 南京大学出版社 / 400页 / 32开 / 平装 / 2021年1月
¥68 ¥54

离经叛道的“坏”作家,无冕的文学女王

在20世纪后半叶尚未摆脱经典荣光的文学殿堂,安吉拉·卡特是邪典化的存在——做作、夸张、华丽,极具表演性,她是廉价剧院和流动游乐场里的drama女王,亦是新时代的文学女巫,她的作品以“禁忌”主题而闻名,色情、乱伦、变性、雌雄同体……

安吉拉·卡特 安吉拉·卡特

卡特的故事大多发生在异域与夜晚。它们在南伦敦,日本东京,中欧的小镇,老美国的纽约、西部世界,大洋洲间游走。卡特如猎奇者和周游世界的吉普赛女郎,给观众细密、浮华地展示异域玩意儿,戏谑地讲古老的故事,并顺带颠覆你的认知,但如说她先锋反叛,将其归属后现代流派时,她会用祖母式的温和与狡黠,对你眨眨眼。

安吉拉·卡特 安吉拉·卡特

“新哥特的、唯美的、超现实的、荒诞的、魔幻的”这些标签都难以归类她,在她身上,你可以找到矛盾却共存十分妥当的元素——“既摇滚朋克又古老传统”“精致高雅且低贱下流”。


1992年2月16日,卡特死于肺癌,年仅52岁。她的死亡如一场巨大的盛事,改变了她耿耿于怀的“不红”事实。

卡特拥有充沛的创造力,并持续创作,在长达三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写出了8部长篇小说,4部短篇小说集,另著惊世骇俗的非虚构作品《萨德式女人》,同时编选《安吉拉·卡特的精怪故事集》;但她几乎没有进入最有声望的奖项最终名单,更无法与“那些男孩”相比——萨尔曼·鲁西迪、伊恩·麦克尤恩、石黑一雄。


在她死后的第一个早晨,她却跻身伟大作者之列,讣告赞她为“英语文学界的达利”。2008年,《泰晤士报》将其列为“1945年以来50位伟大的英国作家”第10位,与乔治·奥威尔同处榜单。无冕的文学女王,甚至同莎士比亚一样,在伦敦以用自己名字命名街道——“卡特巷”——的方式被后世铭记。

安吉拉·卡特 安吉拉·卡特

卡特惯于揭开虚伪的遮羞布,公开赞美低俗。她可是个“坏”作家,离经叛道、出格粗鲁,和那些严肃的文豪相比,你时刻担心她语出惊人、毒舌,正如鲁西迪所说“她是个满口粗话,毫无宗教情操、高高兴兴不信神的女人”。

遗世之作:摇摆女郎,揭开家族三代疯狂放荡史

“蛇蝎美人的重要性,不在于她的性别,而在于她的自由。”


《明智的孩子》是卡特最后一部长篇小说,她仍写女人、女性气质、自我创造与自由,用洒脱欢快的笔调书写蛇蝎女人与天真女人的人生嘉年华。这部作品自从出版以来,一直是Vintage Classic销量前10。

明智的孩子

小说以一对孪生老妇为主角,回忆她们舞台表演的传奇人生,回忆录般的故事编织成三代(甚至五代)女性家族史,创造超现实的世代传承,被誉为女性版《百年孤独》。它关注女性在家族关系中的位置,在暧昧不明无法追认的父系之外,另行创建缤纷璀璨的母系家族:不依血缘构建,而是用爱联缀。


故事从朵拉、诺拉两位歌舞女郎参加父亲百岁寿宴开始,剧情贯穿世纪,横跨大洲,却在一日之内。卡特借用这两个秀场女演员,来探讨女性气质与女性身份。

明智的孩子

在卡特的笔下,歪门邪道、自由浪荡的女人们,以自己的方式来庆祝人生。从伦敦到纽约,人生不过一场嘉年华,她们唱歌,跳舞,浪荡……正如卡特所言:“我不相信那些……我更想展示面对同一个困境——生存,人们回应的方式那么丰富,以及,在‘非正式’文化中,女性气质的呈现如此丰富:它的手段、计谋和努力。”


此外,小说的艺术形式戏仿莎士比亚的众多戏剧,语调诙谐,轻快自嘲,在现实生活和戏剧演出间穿梭跳跃,将两者交融为一出巨大辉煌的舞台剧。

明智的孩子

正如阿莉·史密斯对《明智的孩子》的评价:“满载激情、机智、艺术和爱……一部重燃生命之火的作品,卡特最后的遗产。”

豆瓣书店现货发售,限量附送定制版塔罗牌

在文学女巫卡特的创作年谱上,《明智的孩子》无疑是极为特殊的一部,她以歪门邪道的女人谱系来致敬她儿时偶像莎士比亚,这位“史上最伟大的大众娱乐家”。她以浪荡、不正经的气质来挑战高雅,以疯狂、丰饶的喜剧气质来颠覆悲剧崇高的地位,在正统与非正统间撕开裂缝。


翻开这本小说,就像进入一场狂欢盛会,在梦中将酒神精神尽情挥洒。

明智的孩子

此次新版,新增英国当代文坛深具潜质的作家阿莉·史密斯的长篇导读,帮助读者更好地进入这部小说的整体氛围。


新版封面采用了Dolly Sisters 1926年表演时的复古海报,英文书名烫亚金,呈现一种华丽复古的歌舞剧氛围、美人双姝的摇摆感觉,“一个人不起眼,两个人放在一起一定会被记住”。

Dolly Sisters是一对好莱坞姊妹花,1920年代曾在法国表演界名声大噪。《明智的孩子》的朵拉、诺拉的原型设计可能参照于此。 Dolly Sisters是一对好莱坞姊妹花,1920年代曾在法国表演界名声大噪。《明智的孩子》的朵拉、诺拉的原型设计可能参照于此。

豆瓣书店现货发售新版《明智的孩子》,附送5张塔罗牌主题命运卡,限量500份。


卡特以文学女巫闻名,在她笔下,吉普赛式的女子和神秘事物随处游走,定制版塔罗牌便选取“魔术师(The Magician,I)”“恋人(The Lovers,VI)”“命运之轮(The Wheel of Fortune,X)”“恶魔(The Devil ,XV)”“月亮(The Moon,XVIII)”5个主题,制成命运主题卡,以烘托书的神秘氛围,供读者收藏游戏。

明智的孩子

*月相海报现已赠完

明智的孩子

名人评论

  • 挑剔性感的作品。梦,神话,精怪故事,变形,放荡不羁的无意识,史诗般的旅程, 以及在对性之愉悦、黑暗方面的描写中所升腾出的高度感性的庆祝。

    —— 伊恩·麦克尤恩/ 作家,代表作《最初的爱情,最后的仪式》《赎罪》

  • 如果你想以安吉拉·卡特的风格来再现她作品之诞生,那么你需要召集一整个戏班的神人之幽灵围拢在她打字机旁随侍。王尔德必须在场,爱伦·坡也要来,还有勃兰姆·斯托克、佩罗、玛丽·雪莱、麦卡勒斯,以及一群热爱蜚短流长的鸹噪老太。

    —— 玛格丽特·阿特伍德/ 作家,代表作《使女的故事》

  • 遇见安吉拉•卡特奇观和魔法般的小说,你必然会得出一个结论:它必然会流传,会被阅读,被膜拜。

    —— 《泰晤士报文学副刊》

  • 安吉拉·卡特认为,女性特质是一种“社会虚构”,是经过文化编排的自我表现的一部分……她一生的故事,就是她如何塑造自己的故事。

    —— 《卫报》

  • 卡特对民间故事、精神分析和恐怖的嗜好,将童话写作带向新的、令人震惊的方向。

    —— 《纽约客》

  • 她生动的、感官的、充满力量的世界激发我的想象力……无论是穿过混乱潮湿的森林,还是伦敦黏糊糊的后街……我从她的话语中认出了一种女性的野性,这种野性在我心中沸腾。

    —— 艾玛·赖斯/ 《明智的孩子》舞台剧艺术总监

书名:明智的孩子
原作名:
Wise Children
作者:
[英]安吉拉·卡特
译者:
严韵
出版社:
南京大学出版社
出版时间:
2021-01
页数:
400
定价:
¥68.00
装帧:
平装
ISBN:
9787305236525

目录

暂无
8.6
550人评论
5星 40.7%
4星 44.5%
3星 12.5%
2星 1.6%
1星 0.5%

豆瓣短评(共0条)

查看更多评论

其他推荐

价格说明
划线价格:商品定价,并非原价,仅供你参考。
未划线价格:商品的实时销售标价,具体的成交价格可能会因使用优惠券等发生变化,最终以订单结算价格为准。